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32完结)

最近有些忙,拖了这么多天才更,对不起我的小可爱们

😘️😘️😘️😘️飞吻送给等待我的你萌。









                      (32)









        又过了几天是白爸爸的生日,白爸虽是个大老总,但是为人谦和低调,晚上在家里简单的办了个小型生日聚餐,都是家里人,加上白爸爸的小助理,小助理比白敬亭大不了几岁,小白总是喊他山哥,还有就是熊梓淇和王嘉尔,王嘉尔他爸医院里和白爸爸公司近一年有过几次合作,俩爸爸私交甚好,王嘉尔出现在这个晚餐现场并不意外。

        晚餐一片祥和,其乐融融,白爸爸被几个大小伙子哄的很开心,喝的脸红扑扑的,一通夸自己大儿子娶了个好媳妇儿,又是夸小儿子交了几个这么好的好朋友,揽着自己老伴一通抒情,秀恩爱,又拍着小助理肩膀夸小伙子能干。

        几个人都喝了些酒,白敬亭喝点儿酒就容易浑身发热,大家聊着天,他自己走到阳台吹吹风,都说酒精醉人脑,酒精起反应了就开始胡思乱想。

        打开微信刷了刷朋友圈,翻了翻又退了出去,点开短信,想给那人发些什么又怕影响他出任务。

        索性把熄了屏幕,看着外面发呆。

        王嘉尔发现白敬亭已经在阳台站了挺久了,以为他不舒服,“小白,怎么了,不舒服么?”

        白敬亭抽回视线,看着王嘉尔,“没有,有点热,凉快会儿。”

        几人吃的喝的聊的差不多就要离开了,熊梓淇跟余文乐夫妻俩顺路,小助理打了车走了,王嘉尔说吃撑了,想走走,白爸爸派自己小儿子送送王嘉尔。

        俩人走了一会儿,天有点儿凉,气氛有点儿小微妙,“行了,在这打个车我就走了,挺凉的,别把你吹感冒了。”

        “哦,好”   白敬亭把手缩进了衬衫袖子里,张望着给王嘉尔拦车。

        王嘉尔站在白敬亭侧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不知怎么,涌上了酸酸的感觉。这个是自己放在心尖上几年的人,想要拥有却一直不敢轻易触碰的人,终归还是没能成为自己的人。

        “小白,冷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嘉尔不再像从前那样一口一个哥的叫着。

        “还行,这块不太好拦车,咱俩往那边路口走走”

        白敬亭说完王嘉尔也没动,白敬亭诧异的回过头,“咋了?”

        “你抱抱我吧。”

        白敬亭瞪大眼睛看着王嘉尔,怎么突如其来了这么个要求,难不成又像那天在酒吧,喝多了要闹么。

        “抱抱我,好么,小白”见白敬亭愣在原地,王嘉尔又重复了一遍。

        白敬亭还是没有动,王嘉尔一步步走过来,白敬亭也稀里糊涂的后退几步,王嘉尔不禁苦笑,“你什么都能给他,对我却连个拥抱都那么吝啬。”

        “嘉尔,我们…是好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

        “如果没有他呢,如果他没回来呢?咱们还会是和现在一样的关系么?”

        白敬亭眼看着王嘉尔一点点湿了眼眶。

       
        不得不承认,在自己最昏暗那段日子里是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弟弟陪着自己一点点走过来的,他心里又怎么不清楚王嘉尔对自己的感情,甚至连白敬亭自己也不能确定,如果魏大勋没回来,他和王嘉尔会不会是另一种结果。以至于对于王嘉尔这个问题,他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算了”  王嘉尔仰了仰头,用手抹了一把眼泪。

        “那最后给我个拥抱,你就赶紧回家吧。” 王嘉尔朝着白敬亭展开双臂,白敬亭迟疑了一会儿,王嘉尔再一次没能得到回应。

        “呵,好吧,晚安” 王嘉尔转身走向路口,白敬亭还在原地,想起之前,王嘉尔从来都没有过留下他一个人转身就走的时候。

        看着王嘉尔的背影,白敬亭有些说不出的感受,心疼?抱歉?后悔?或是释然。

        对不起嘉尔,我不敢拥抱你,我怕,我怕拥抱过后我就不坚定了。













       

        王嘉尔已经有几天没来医院了,一周后,白敬亭得知了王嘉尔调往SH仁科的消息。他才反应过来那天王嘉尔突然的情绪失控,原来,是在告别。

        王嘉尔更新了朋友圈,配图是自己在BJXH的胸牌,还有一张是自己在SH仁科门口的自拍,配文“我爸说,我终究还是回来了。”

        白敬亭看着屏幕里王嘉尔的自拍,照片里的人笑起来弯弯的嘴角,白敬亭不由得也跟着笑了。















        白敬亭刚做完一台手术,就被叫了出去,说是外面有人找他。

        也没多想,以为是自己的病人在小花园里散步有事找自己,白敬亭边揉着发酸的脖颈边往小花园里走。

        小亭子旁边围了一大圈的人,严严实实的,白敬亭看到了自己前几天刚给做了手术的大姐,大姐正笑着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

        带着满脑袋问号走过去,正想问问大姐怎么这么热闹,就被大姐一大声给吓了一跳,“哎呀,快快快,我们小白来了。”然后白敬亭就被周围的人推着往前走。

        稀里糊涂的就被人群包围了,面前是玫瑰花摆成的心形,白敬亭突然心跳的厉害,他似乎像是期待着眼前的剧本按着自己刚刚突然想到的情形来发展。,又带着那么一丝不确定。整个人都是懵在原地的。

        对面人墙里缓缓走出来一个男人,男人抱着玫瑰花,脸上挂着微笑,英俊的脸庞配上深深的梨涡,洒上一层阳光,好看的不得了。

        男人走到白敬亭面前站定,在白敬亭还在震惊的时候单膝落地。

        “小白,谢谢你愿意等我回来。”,“我曾经的自私让我把你弄丢了,然而我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再次把你找回来。”

        “从前我总是患得患失,想把你保护起来,我以为我可以把你保护的很好,却忽略了你的感受,什么事都不和你分担,把对你的好变成了压着你的负担。”

        “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就中弹而死,我知道,我一次次化险为夷,都是因为你从没放弃爱我,是你的爱在保护我。”

        “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我想我可以在未来的日子里慢慢对你说。”

        “我爱你,从第一次见你开始,这份爱没有终止。”

        “你愿意和我结婚么?白敬亭先生。”

        围观群众里有好多都感动的哭了,还有好多一脸痴笑冒着粉红泡泡,还有帮着助攻的,高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从魏大勋走过来那一刻白敬亭眼泪就开始止不住了,这时候本来就不大的小脸都哭的湿漉漉的,魏大勋想抱着他给他抹抹眼泪儿,可是自己还单膝跪着,人家不答应也不能就站起来呀,可把魏大勋急坏了。

        白敬亭本来哭的抽抽着,看魏大勋急的皱成波浪眉就又乐了,“你也不给我个准备时间,我还穿着白大褂呢。”

        魏大勋见白敬亭终于说话了,也乐了,“这求婚不得给你个惊喜么,哪能还带预告的啊。”
       

        “起来!”

        “啊?”  魏大勋整个脸成了个表情包。“你不同意我不起来。” 又把花往前递了递。白敬亭把花接过来,魏大勋还是不起来,“你快起来呀。”

        围观群众着急了,“哎呀,你得说‘我愿意’他才会起来啊。”

        白敬亭有点不好意思了,整个人都溢着幸福和羞涩。点了点头,“我愿意”,“你起来吧。”

       

        魏大勋又一次乐成表情包,然后猛的一下站起来就要扑过去抱白敬亭,可能起猛了,一个趔趄跌到白敬亭身上,“哎妈呀,腿跪麻了,起猛了。”

        白敬亭和围观群众都笑了。

        借着差点跌倒,蹭了个大拥抱,然后松开白敬亭,从衣兜里掏出那条玛瑙项链,给白敬亭带上。

        “这项链是以前的,你怎么求婚连个戒指都不给我啊?” 白敬亭皱起了小脸。

        魏大勋嘴边掀起个微笑,朝身后打了个响指,就嗡嗡嗡的飞过来一个小型无人机,然后坠落下来的小盒子稳稳落在魏大勋手里。

        把戒指带在白敬亭那好看的手指上魏大勋忍不住亲了一口。惹来了围观群众的欢呼,“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白敬亭注意到操控着无人机的小男孩,不好意思的推着魏大勋,小声说,“有小孩儿在呢。”

        “没事”  魏大勋一手环着白敬亭的腰,一手温柔的扶着白敬亭的脸,深情的吻了上去。

        刚才忙完听见消息赶紧赶过来的熊梓淇,看着幸福的两人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兜兜转转,他们还是逃离不了彼此。唉,怎么突然这么想一天呢。明明才一个多小时不见。














        没想到求婚一事如此轰动,还没等白敬亭跟家里说,哥哥和爸爸的电话就相继打来了。

        余文乐隔着电话威胁着魏大勋,“你丫要是再敢像上次那样让我们小白伤心,哥哥我敲断你小子的腿。”

        魏大勋就差抱着电话点头哈腰了,“是是是,哥哥哥,不敢不敢。”

        刚挂了余文乐的电话,魏大勋还没喘口气,白爸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白敬亭朝魏大勋晃晃手机,魏大勋又变成了表情包,‘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能哭’那种。

        白爸只是简单问了下怎么回事儿,白敬亭说完之后,白爸就说了句“你们年轻人自己做的决定自己不后悔就行,我们老人就是希望你们好”,“等你俩不忙了,回家吃顿饭吧。”

        “好。”  屏幕这边两脸乖巧。

















        趁着年假,魏大勋带白敬亭回了吉林老家,魏大勋只是在电话里跟家里说过俩人的事,家里人一直也没能见着白敬亭,这第一次见魏大勋父母,白敬亭紧张坏了。

        临近过年东北这边冷的厉害,魏大勋把白敬亭包的跟个粽子似的,生怕把他冻着。

        魏爸爸来机场接的两人,看着人群中走过来的儿子,又看了看身边儿子紧紧牵着的小伙子。

        “爸,这小白。”

        “叔叔好。” 白敬亭赶紧把围脖往下拉,乖巧的问好。

        魏爸爸盯着白敬亭乐迎迎的,怎么看怎么喜欢,“哎呀,这孩子,还叫啥叔啊,可以叫爸爸了。”

        “哎呀,爸,你都给小白整害羞了。”

        白敬亭不好意思的笑了。

        “快,赶紧回家吧,你妈在家等着呢”,然后看着白敬亭的红脸,“可把孩子冻坏了。”

        到了魏家,魏大勋的姑姑和老姨也在,魏妈妈听见门铃响,急匆匆的去开门儿。

        吃晚饭的时候,魏妈妈一直给白敬亭夹菜夹肉的,搞的白敬亭有点不好意思。

        这几天吉林下了场大雪,吃完饭,俩人就想着下楼溜达溜达,魏妈妈稀罕白敬亭稀罕的紧,也要跟着,被魏爸爸拦了下来,“哎呀,俩孩子溜达溜达,你当啥电灯泡啊。”

        俩人到了楼下,看着附近的小孩子们都在团雪团,打雪仗玩,白敬亭也学着孩子们的样子,蹲下团了个雪团扔到魏大勋身上,然后嘿嘿的乐。魏大勋作势要反击,却也一直没舍得团大雪团打到白敬亭身上。俩人追着跑了会儿就累的呼呼喘。

        眼看白敬亭要往雪地上躺,魏大勋几步走过去拦腰截住,然后自己咚的一下躺在雪地里,拉着白敬亭躺在自己身上。

        穿的太厚,刚才跑了一小会儿,就给白敬亭累着了,趴在魏大勋身上歇了会儿。

        魏大勋手捂着白敬亭耳朵,“冷不冷啊?”

        “不冷,你身上真热乎。”

       











        俩人婚礼是在吉林办的,魏大勋想办的盛大的那种,想要好好筹备筹备,可最后还是依了白敬亭的想法。简简单单,两家的亲人和亲近的朋友聚在一起就算是办酒席了。

        晚上,魏大勋抱着白敬亭,“终于到这一天了。”

        “是呀,我真善良,这么些年都不嫌弃你,还愿意和你领红本本。”

        “我总觉得婚礼太草率了,我想给你更好的。”

        “那只是一个形式,我在乎的又不是婚礼。”

        魏大勋又紧了紧双手,吻了下白敬亭额头。

        “小白,我保证,我是世界上除了你爸,最疼你的男人。”

        “还有我哥呢”

        “不行,我得比他疼你,要不我怕他收拾我。”

        “噗,你最怕的人就是我哥了吧。”

        “我怕他只是因为他是你哥。”

        “哈哈哈”













        世界本就是一个圈,那么圆,有时候总是多绕了几圈后才了解,有时候爱的深了,就是难以割舍。

        失去,悔过,重逢,兜兜转转,爱的那个人从未变过。

        曾经的白敬亭是魏大勋的光,魏大勋像是影子,追着光不停奔跑,后来,白敬亭也成了魏大勋的影子,给他陪伴给他依靠。

        著名的刑警支队长余先生曾经说过,作为警察不能有软肋。从今儿起,我白敬亭是魏大勋的软肋也是他的铠甲。










――――――――――END――――――――――――





这是我第一篇完结文,打出END的时候有些不舍,本来以为突然的脑洞可能不会坚持写完,因为有你们的支持和等待,鼓励我坚持写到完结。我的文笔真是差的厉害,感谢小可爱们不嫌弃。这虽不是我写的第一篇文章,但是是我真的用心在写的东西。感谢突如其来的脑洞有你们支持,如此渣的文笔泥萌不嫌弃。爱你萌,比心心。

       

评论(2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