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29)

前文戳头像,么么哒~(^з^)-☆

懒了好几天了,肥来更文了~~~~






                     (29)





        白敬亭话音一落,两个人都开始沉默。早晚是要说开的,可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谈心,两个人也就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

        剧烈的撞击对熊梓淇的身体不同部位都造成了伤害,手术足足进行了三个多小时。

        白敬亭也轻微受了伤,再加上救援几日也没好好休息,让他去上药,去休息他又不肯,魏大勋就一直陪着他在门口等着。过了不一会儿,白敬亭就靠在魏大勋肩上睡着了。

        手机振动振醒了白敬亭,是衣服左边兜里熊梓淇的手机,白敬亭握着手机没动作。

        “怎么了?”

        白敬亭把手机屏幕转向魏大勋,“是一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说,梓淇在忙,手机落你这了。”

        “我…不会撒谎啊。”

        正犹豫着,手机停止振动了。另一边胡一天把电话收起来,准备登机。

        看着手机屏幕的‘未接来电’,白敬亭还是感觉不安,他觉得胡一天一定还会打来。

        果然,过了有两分钟,手机再一次振动。魏大勋眼神示意白敬亭接电话。

        “喂…一天”

        “ei,小白,梓淇呢,你俩在一块呢啊?”

        “啊,没有,他应该忙着呢,他手机落我这了。你有事找他啊?”

        “哦,没事,我一会儿就登机了”

        “你回来了啊?!”

        “对啊,我之前跟梓淇说了呀,今天回来。那边都处理好了,就赶紧回来工作啊。”

        “啊…那等你回来啊…”

        “小白,怎么了啊?”

        “没事,刚…来人找我,我去忙了啊,等你回来。”

        “好。”

        挂了电话,白敬亭就坐不住了,他不知道胡一天今天回来,赶在这时候回来,手术室里还躺着没脱离危险的熊梓淇,胡一天得心疼死。

        “怎么办啊?他怎么今天回来啊。”

        魏大勋把急的转来转去的白敬亭拉回来坐下,抚着背安抚他的情绪。

        “别急,已经回来了,就瞒不过去了,你得情绪安稳点儿,一会一天回来看见这样心里肯定乱了,你再这样不就更添乱了。”

        魏大勋见白敬亭还是紧皱眉头,环着肩膀把他抱进自己怀里,“相信小熊一定会醒来,也要相信一天。知道么,嗯?”

        “你卧底的时候,也伤的很重,很疼吧?”

        “很疼,但我想着你,就熬过来了。”

        “对不起,那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魏大勋又紧了紧双臂,两个人贴的很近,心跳也更加猛烈。

        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两个人都赶紧起身走向王嘉尔。

        “嘉尔,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但还没完全脱离危险,他还没醒过来。还要在重症监护室恢复一段时间。”

        王嘉尔一直没停的在各台手术辗转,这一台又坚持了三个多小时,也是满身疲惫。









        把熊梓淇送进了监护室。魏大勋离开警局也很久了,警局里打来了好几次电话,现在他也不得不回去。

        “这有人看着,你也去休息会儿吧。” 魏大勋临走还是对白敬亭满满的不放心。

        白敬亭摇摇头,“我在这陪着他,一会一天到医院了,我还得陪着一天呢。”

        “小白哥,你去休息会儿吧,我在这儿呢。”

        “你一直都没闲下来,你去休息吧嘉尔。”

        “行了,都别推了,都回去休息” ,成浩杰刚下一台手术就赶紧赶过来,“这儿有人盯着呢,你们几个都杵在这有啥用。”

        听了成浩杰的话,几人才准备离开,魏大勋也才放心回警局。

        “我回警局了,有事儿打电话给我。”

        “魏大勋,你晚上也来陪着我吧”

        “好。”









        胡一天到了医院得知了这些事之后,就一直在熊梓淇床边守着,哪也不去。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心疼不已。分别几日的想念,在飞机上还想着见了面要好好抱抱自己的爱人,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熊梓淇,拥抱都成了奢望。

        一直到了晚上,胡一天也没吃一口饭,没离开床边一步,白敬亭买来晚饭放在桌边。

        “一天,你把饭吃了,再这样胃都饿坏了。”

        “我不饿。你快去吃饭吧,我在这陪着他。”

        “我和你一起陪着他。”

        “一天,他最不喜欢你不好好吃饭了,你听话,把饭吃了,才有力气照顾他。”

        胡一天在白敬亭王嘉尔的极力劝说下,吃了晚饭。并执意晚上要留下来照顾熊梓淇。

        白敬亭也是不肯走,说什么都要一直陪着才放心。

        白敬亭在去打水的途中,晕倒在了走廊里。再醒过来时,是在魏大勋家里。

        “醒啦,怎么样,有没有哪不舒服啊?” 

        “我怎么在这儿?”

        魏大勋把床头晾好的水递给白敬亭,“你还说呢,让你休息你不听,非要晕倒了才肯休息是吧?”

        “梓淇怎么样了?”

        “刚嘉尔说已经脱离危险了,就等着醒过来了。”

        “那一天还在那啊?”

        “是啊,说什么都不肯走。”

        白敬亭说着就要下床,“我没事了,你赶紧送我回医院吧。”

        魏大勋拦住他,又把他按进被子里,“我都说了,小熊没事了,现在你必须休息,睡觉。”  ,“我去客厅。”

        见魏大勋态度坚定,自己就乖乖的躺下来了。

        白敬亭口渴想要找水喝,走出卧室发现书房灯亮着。走过去发现魏大勋在写东西。

        “你怎么还不睡啊?”

        魏大勋紧张的把本子合起来。“啊,马上睡,怎么了,白白,你怎么起来了?”

        白敬亭举起手里的空水杯,“好渴啊…”

        “想喝牛奶,还是喝水?”
       
        “牛奶。”

        “你回屋等着啊,我去给你热牛奶。”

        “呃…”

        “怎么了?”

        “我还有点饿…”

        “行,你回屋等着我啊,我去做。”

        白敬亭假装走回卧室,见魏大勋进了厨房,他又转身出门去了书房。

        桌上是一本日记本,打开发现魏大勋已经写了好多页了。

        最后一篇是刚刚写的,“小熊受伤了,白白很担心,我很心疼小熊,更心疼白白,看着小熊躺在那,他该有多难受啊,还好我受伤的时候,他不在身边,我不想他为我伤心难过。”

        翻到第一页,是分手后的第三个月。“我终于能下床走动了,过不久应该就可以回队里了,医生说我是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我舍不得白白,所以才活过来了吧,哈哈,也不知道白白过的怎么样,我想他,想见他,他会不会原谅我?”

        又往后翻了几页,“今天跟乐哥聊了挺多,他说白白去进修的不错,每天也很开心,我也就放心了,乐哥说白白是我的软肋,他说警察不能有软肋,可我又不能没有白白,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不应该去打扰白白,这样他才会过的更好吧。”

        又翻到了前不久的一篇,“今天去医院看白白,白白好像很开心,而且他说我以后可以每天都来看他。✌️”

           ……………………

        “白白,做好了,来吃吧。”

        白敬亭慌乱的收好日记本,跑回卧室。

        “白白~”魏大勋走回卧室,门从里面打开。

        “快来,趁热吃,吃饱了好好睡觉。”

        “哦”












        我是软肋?那我,该怎么成为你的铠甲呢?





――――――――――TBC――――――――――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