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28)

前文戳头像,么么哒~(^з^)-☆





                           (28)






        接下来的日子里,魏大勋几乎每天去医院“报道”一次,送过水果,送过午饭,雨天里送过伞,医院里有人问起,就说是白敬亭的好朋友。

        医院里的人都已经习惯了每天会来的魏大勋的身影,也有人暗地里嘀咕,俩人这是旧情复燃了。

        小护士们的八卦目光让白敬亭有些难为情,一次次尴尬的解释,朋友,只是朋友。

        魏大勋每次来医院都很开心,像是眼睛离不开白敬亭似的,想把中间落下的一年多空缺一点点补回来。

        有时候赶过来正赶上白敬亭忙着,他就乖巧的坐在办公室小沙发上打游戏等着。

        有时候警局事情多,不能来医院看他,也会在中午抽空打个电话,告诉白敬亭按时吃饭。

        两个人谁也不提感情的问题,就像是两个好朋友一样互相关心陪伴着。

        可在其他人眼里,两个人每每都散发着暧昧气息。

        这样平淡的日子,魏大勋也是乐在其中。两个人恋爱时尝过了各种爱情中的甜蜜苦涩,这样的小日子也是挺美好的。

        要是说有什么不自在的,那当然就是每次熊梓淇投过来的死亡凝视,还有总是会出现的王嘉尔。













        距离医院八十公里的工地,因近几天的暴雨引起了泥石流,人员伤亡惨重,医院一时间成了救治伤员的集中地。不同科室都进入紧急状态,忙碌在各自的岗位上。

        收到上级部门指示,要在医院里组建一支救援队去灾区参与救援。

        派出一部分人去前线救援,医院里也并不会轻松,灾区抢救出的伤员有些还需要紧急送回医院进一步救治。

        熊梓淇和张伟出现在救援队名单上,王嘉尔白敬亭还有樊哥被留在医院。

        临出发前,熊梓淇去楼梯口给在上海代表科室进行新课题研究的胡一天打电话,为了不让他担心,电话里就没告诉胡一天自己要去救援队的事。

        挂了电话,熊梓淇鼻子酸酸的,开始抹眼泪儿,白敬亭从楼上下来,“你跟这儿干嘛呢,我找你半天了,快走吧。” ,看着熊梓淇不对劲,“咋了,咋哭了?”

        “没事儿,走吧。”

        白敬亭拉住要走的熊梓淇,揽着他肩膀,“咋回事儿啊?你要是不想去的话,正好我刚跟主任说了,我要去,咱俩换换,你留医院吧。”

        “主任同意你去啦?”,“我不是不想去,就是刚给一天打电话,突然很想他。”

       白敬亭拍了拍熊梓淇的肩膀, “一天再有几天就回来了吧,哎呀,这点儿出息,几天见不着就这么想啊!”

        两人加快脚步往楼下走,“医院也不轻松,你咋不留下来呢?”

        “我不放心你自己去啊,我得跟你一块儿去。”














        灾区的伤亡情况极不乐观,医疗救援队跟时间赛跑一般想尽力多救回来一些人,却无奈,有些人被找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

        白敬亭熊梓淇等人一秒都不能闲下来。

        经过了一天两夜的救援后,灾区的伤员都得到了及时救治,偏重的也都送回了医院。

        回医院的时候,白敬亭和医疗队坐在后面的车上,熊梓淇去了前面器械车坐在副驾驶上,他说他得陪着司机唠嗑,要不他太困了开车危险。
       
        路上遇上了山体滑坡,不幸,器械车的司机当场死亡,熊梓淇也身受重伤昏迷过去。

        后面的医疗队的车遭受的伤害强度不大,白敬亭被撞的头有点晕,反应过来就赶紧朝着车外跑。

        器械车受损严重,白敬亭跑到熊梓淇那头,看见了浑身是血的熊梓淇,“熊梓淇!梓淇!你别吓我啊,熊梓淇!”  

        张伟好不容易找到信号给医院打了电话,让医院想办法来救他们。













        魏大勋刚到医院门口,就看着医院里的人都急忙忙的,好多医生跟着车离开。

        “怎么了?”魏大勋看见了熟识的护士。

        “救援队遇到了山体滑坡,有人受伤了,医院里去救人。”  说完,小护士就跑走去忙了。

           魏大勋大脑当机,脑袋里只循环着,‘救援队……受伤……”

        冲进医院里,寻找着白敬亭的身影,明知道白敬亭去了救援队,还是疯了似的找着。

        王嘉尔刚从手术室出来,就看见了魏大勋,“你现在在这只会添乱,你没看到这里忙成什么样子了么,赶紧回去吧。”

        “嘉尔,小白呢?”

        王嘉尔又怎么不担心,可现在医院里更需要他,他没办法赶去救援队那里。

        “魏大勋,他不会有事的。”

        说完,王嘉尔就又去抢救一个食物中毒的病人。

        魏大勋只好去医院外面等着。











        看着白敬亭从车上下来,脸上身上都是脏兮兮的,魏大勋赶紧迎过去,见着白敬亭完好无损也就放下了心,却见白敬亭神情紧张,才发现了躺在担架上的熊梓淇。

        白敬亭完全分不出精神来注意到魏大勋,一颗心都被熊梓淇吊着。

        把熊梓淇送进抢救室,白敬亭要去换衣服进手术室,被王嘉尔拦了下来,“相信我,你情绪波动太大,交给我,梓淇一定没事的。”

        白敬亭看着熊梓淇被推进去,就卸了力坐在手术室门口椅子上,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魏大勋跟过来,坐下来陪着他。看着他伤心却不知所措。

        “白白,别担心,王嘉尔会把小熊救回来的。”

        “我要他跟我坐一起,他偏不听,他说怕司机睡着了,他得讲笑话逗他不困,他操的哪门子心啊,我当时应该拦住他的,把他留在我身边,就不会这样了”,“我过去的时候他浑身是血,我叫他他也不理我,我吓坏了,我真的好害怕。”

        魏大勋看见白敬亭手划破了,就想拉着他去先处理手的伤口,却被白敬亭推开了。


        “你知道么,魏大勋”

        “这是我这辈子第二次感受到撕心裂肺的心痛”

        “上一次”

        “是你走的那天。”

       






――――――――――TBC――――――――――――

评论(1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