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25)

前文戳头,么么哒~(^з^)-☆






                    (25)





        白敬亭第二天早上醒来,身上酸痛,头也沉沉的。睁开眼睛是既熟悉又陌生的房间。熟悉是因为在这住了好几年,眼前的一切还是原来熟悉的样子,陌生是因为自己有一年没来过了。

        床头柜上有一杯醒酒茶,那是以前白敬亭教魏大勋怎么熬的。

        坐起来准备从被子里出来下床,才发现自己被换了衣服,身上是有些宽松的睡衣,下身只有一条小内裤。

        看着被子里自己的两条大白腿,白敬亭吓了一跳,就啊了一声。

        厨房里的魏大勋听到声音就赶来卧室,“醒了啊,头疼不疼啊?” ,魏大勋扎着围裙,手里拎着擀面杖,倚在卧室门旁。

        白敬亭赶紧又钻回被窝里,直瞪眼,“你…你!我衣服呢?”

        “一身酒味儿,昨儿给你洗了,一会起来穿我的。”

        “给我拿衣服,我要去上班了。”

        “给你请了假了。”

        “那我要回家!!!”

        “吃了早饭送你回去。”,魏大勋看着床上炸毛了的白敬亭,温柔的笑着哄着,“哦,对了,那个我记得你睡觉时候不喜欢穿着裤子,就没给你套睡裤,……额…还有…昨晚我是在沙发上睡的。”

        不知道是酒劲儿还没过还是怎的,白敬亭脸有些红。

        魏大勋先放下了擀面杖,洗洗手,从柜子里找来了一件白T恤,一条运动裤,“穿这身吧,可能会有点肥,你先穿着。”,放下衣服裤子,魏大勋转身进了厨房,接着做早餐去了。

        白敬亭无奈只能认命的换上衣服裤子。套衣服的时候项链链接处勾在了衣服领口,白敬亭小心翼翼的解救了衣服,才反应过来,自己胸口戴着的,是那条DA玛瑙项链。

        这项链一年前自己被余文乐王嘉尔送去医院时就落下了魏大勋家地板上,从医院醒来出院后,也就没回去找,想着算是断了这念想吧。没想到又回到了自己脖子上。

        魏大勋发现地板上的项链后,把他跟自己的一起放进了买来时的小盒子里。昨晚看着白敬亭的样子,心很疼,满是舍不得,下定决心要再把心爱之人追回来,想着就把项链又给他戴上了。

        白敬亭换好衣服坐在床上握着项链发呆,从前的一幕幕又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放映着。白敬亭想过重逢时会是什么样子,自己还会不会有情绪变化,心还会不会为他跳动。

        昨晚醉了以后发生的事记不太清,却也能想起大概。没想到自己,还是失控了。

        项链到底还是没舍得摘下来。

        走出卧室,魏大勋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别愣着了,快过来啊,吃完送你回家。”

        白敬亭走过去面对着魏大勋坐下来,看着煎鸡蛋,热牛奶,还有自己喜欢吃的西红柿葱油饼,强忍着情绪。

        “昨晚带你回来跟乐哥还有梓淇都说了,放心吧。”,“你昨天喝了太多,今天就别去医院了。”

        “嗯。”,白敬亭闷头吃着葱油饼。

        “我今天就不能陪你了,一会送你回去,还得去警队。”

        “不用你陪我。”

        两个人闲聊着吃完了早饭,对一年前的分手都绝口不提。

       














        魏大勋开车把白敬亭送回家,到了楼下,白敬亭下了车,魏大勋也跟着下了车。

        “你不是要回警队么,我自己上去。”

        “我不上去,我就站这看着你进去,再走。”

        白敬亭看了魏大勋一眼,也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白敬亭进了楼门,魏大勋就上车回警局了。

        白敬亭刚进了家里换了鞋,余文乐电话就打过来了。

        “哥”

        “在哪呢?”

        “家里”

        “怎么没去上班啊?”

        “啊……昨天喝的太多了,今天请假了。”

        “今天没什么事来我家里吧,你嫂子给你做好吃的。”

        “行,我下午过去吧”

        “嗯,好。”
















        白敬亭想问魏大勋,为什么一年前突然分手离开,为什么一年多都不联系自己,为什么昨晚带自己回家,可真的见了面又什么都问不出来。或许自己昨晚喝醉了已经问过了吧。

        魏大勋忙了一上午,中午给白敬亭打了电话。

        还是熟悉的号码,是一年多以前自己每天拨过去没人接听的号码。又激起了伤心的回忆,白敬亭有些气,赌气就挂了电话。

        魏大勋过了几秒又打来一次,白敬亭盯了会儿手机还是划了接听。

        “白白,我现在正好在你家附近,一起去吃饭吧,想吃火锅么?”

        听着电话那头的人像是一年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白敬亭心里有些难受。真想不通对方脑子里在想什么,这一年多又算什么。

        “魏大勋,你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但我不能,你离开以后我有多痛苦,你知道么?你说消失就消失,说回来又回来,你现在是在跟我这演戏么?”

        白敬亭一发火,魏大勋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是啊,是自己离开他的,现在凭什么又突然回来,人家不问就一句也不解释,又凭什么认为什么都不说对方就会理解呢。

        “白白,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一会我接你出去吃饭吧,我给你解释。”

        “我不想见你。”,白敬亭说完就挂了电话。

        魏大勋不是刚好在附近,他是特意赶过来的,在楼下停着才打的电话。

        魏大勋被挂了电话又在楼下停了好久没走。头仰在椅背上,胸口堵的慌。

        林木电话打来,才把魏大勋从回忆里拉出来。

        “哥,你吃完饭快回来吧,这里有点新情况。”

        “我马上回去。”

















        白敬亭下午开车去了余文乐家。余文乐结婚了就从家里搬出来了,买的房子离支队近,夫妻俩上班都方便。

        “嫂子。”,来开门的是余文乐妻子。

        “来了啊小白,你哥在书房呢。”

        “哦,好”

        “你们哥俩聊着,我去趟超市。”

        “嫂子,我跟你去吧”

        “不用,你俩说会儿话吧,我很快回来。”

        白敬亭刚要进书房,余文乐就从里面走出来了。

        “难受没啊,昨天喝那么多”

        “好了,缓了一天了”

        “大勋今天去警队了啊?”

        “啊?啊,是,去了”

        “他跟你说什么没有啊?”

        “没说,装成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小白,其实今天让你来哥哥是有话想跟你说,昨天婚礼上忙,没顾得上你,还好大勋顾着你了。”

        白敬亭看着自家哥哥,也就不再硬撑着了。

        “他当时为什么走,你都知道吧?”

        余文乐点点头。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你俩合起伙来骗我吗?”

        “你别激动。”

        “我怎么不激动啊,当初不管我了说走就走,现在突然又回来,这一年多我都好了不少了,他一回来我……我就……”

        “所以你是没放下”,“大勋也没放下”

        白敬亭眼里噙着泪花,被余文乐说的云里雾里。

        “我本来想着就什么都不告诉你了,等你遇到另一个对你好的人就自然而然的忘了”,“可我一点点发现你根本忘不了,大勋也是,所以硬是让你俩就这么下去,我心疼。”

        “所以呢?怎么回事?”

        余文乐正要开口,王法医从外面回来,白敬亭赶紧擦了擦眼角。

        “小白能吃辣是吧?我一会给你做辣鸡翅吃”

        “谢谢嫂子。”

        “你们聊你们的,我去厨房啦。”

        兄弟俩回过头来准备接着说。

        “辣鸡翅,魏大勋从前也会给我做。”

        “唉,我真应该学法海,在你俩一开始就棒打你俩,真是不让人省心。”

        “他当时有卧底任务,很危险,他怕自己不能活着回来,就跟你做了了断,这小子,命是真大,硬是被救活了。”

        “他出院了你已经在上海了,他想过去找你,又怂,我也说过他,他说你过的好就行,就不再打扰你了。”

        余文乐把事情从头到尾给白敬亭讲了,当然除了一些警队机密。白敬亭听着又气又心疼。

        “他当时受伤了,应该…很疼吧?”

        “能不疼么,被林木他们带回来的时候几乎没气儿了。”

        “所以呀,白白,大勋职业特殊,警察是不能有软肋的,我爸妈的事你也知道的。”,“但当时,你就是他的软肋,他的牵挂。”

        终于得知了这一切,白敬亭一丝丝释然之外是满满的心疼。遗憾自己没能在他最难的时候陪着他。还只是一味的责怪他。这样看来,他的伤并不比自己少。

        告别了余文乐夫妇回到家,白敬亭又用了些时间消化了下。

        晚上躺下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中午挂了魏大勋的电话,他就一下午加晚上再也没联系过自己。是不是自己说话太伤人了,还是魏大勋又怂了。

        点开微信,记录还停留在一年前。想了半天,字打了又删,删了再打,最后只发了两个字和一个句号。

        “晚安。”,发完就把手机放一旁,睡觉了。

        只有两个字,魏大勋抱着手机看了半天,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回复。

        “晚安,白白。”















        第二天早上,魏大勋下楼时接到了王嘉尔的电话。

        “大勋哥,中午有空么。”

        “应该有吧”

        “你们警局对面新开的咖啡屋,请你喝杯咖啡吧”

        “好”

        “中午见。”

       

       

       

       

――――――――――TBC――――――――

评论(1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