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24)

前文戳头像,么么哒~(^з^)-☆

丘比特~biubiubiu













                       (24)









        白敬亭一大早赶来酒店,跟着布置好婚礼现场后,就在门口迎接赶来的亲朋好友们。

        花朵彩虹桥摆在酒店门前,大厅里华丽的灯光照在地板上,映的熠熠生辉。

        迎来一波一波参加婚礼的人,有家里的亲戚,爸爸的朋友,乐哥的同学、朋友等等。

        新娘的娘家亲是从外地赶来,白敬亭带着先到房间里休息了会儿,就把娘家亲送去了仪式现场。

        魏大勋跟着警队的人来的晚了些,餐席上特意给警队留了两桌,在婚礼舞台右侧的第二三桌。

        魏大勋从来到这就开始张望着寻找那个无比想念的人的身影。

        魏大勋来之前做了一番心里斗争,为再次见到白敬亭做好了心理准备。

        而白敬亭并不知道魏大勋会来。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婚车到来。忙了好一会儿的白敬亭拉着熊梓淇坐在了给伴郎伴娘坐的那桌,婚礼舞台左侧第二桌。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迎来了一对新人,余文乐抱着自己的新娘走进婚礼现场。身后是四对伴郎伴娘。

        新娘的父亲牵着新娘的手,一步步走向台上的余文乐,整个礼堂里回荡着司仪的婚礼主持词。

        魏大勋眼神一直落在了对面的白敬亭身上。

        从白敬亭坐下他就看到了,就再也不舍得移开眼。看着他先是开心的鼓掌叫好,在新娘父亲把新娘交到余文乐手上时用手偷偷的抹了抹眼角。

        “余文乐先生,你愿意娶王棠云女士为妻,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

        “王棠云女士……………………”

        “我愿意!”

        一对新人含泪相拥。台下白敬亭终于难掩情绪,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魏大勋还是看着白敬亭,像是周围的浪漫场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说咱俩会结婚么?”

        “你想结就告诉我,什么时候都可以。”

        “嗯……等我过了实习期,工作几年的吧,毕竟我还小呢。”

        “好,都听我家白白的。”

        “婚礼我不想那种太大的,就家里人,亲近的朋友聚在一起,作为见证。” ,“没有婚礼也可以,但是红本本是一定得要的。”

        魏大勋紧了紧搂着白敬亭的手,蹭了蹭怀里人的鼻子,“红本本当然要有啊,婚礼也是要有的,而且我要好好准备,给你一个难忘的婚礼。”


        白敬亭突然投过来的目光打断了魏大勋的回忆。白敬亭虽没戴眼镜,但那人的样子早刻在脑海里,心里。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中间刚刚新郎新娘走过的舞台对望着。

        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后相拥热吻。

        魏大勋想过去抱抱他,说声对不起,可那人真的会原谅自己的狠心分手不辞而别么。

        白敬亭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是感动还是怎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心口梗着的扯着的疼,似乎在提醒着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的人放下的情,还在。手捂上绞着痛的心口,这里,魏大勋,还没离开。










        婚礼结束,酒席开始。

        过了一会儿只剩下一桌家里人,警队的人还有白敬亭那桌。

        白敬亭喝多了,胸口闷着的疼,他跑了出去,在酒店门口拐角处贴着墙划坐在地上。

        熊梓淇跟了出去,马上走到白敬亭身边的时候,撞过来一个好像喝醉了的女孩子,“你…你是熊梓淇吧?瞎跑出来干啥啊,乐哥在上边找你半天了。”

        女孩扯着熊梓淇往楼上走,见熊梓淇奔着余文乐歪歪扭扭的走过去。女孩转过身走向酒店门口的魏大勋。

        “能不能别怂啊,就站这看着他在那哭啊?”

        魏大勋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闫甄熙。

        “我把姓熊的支走了,你看着办吧。”

        “诶,还有啊,你也喝酒了,叫个车吧。”

        女孩说完回过身朝着魏大勋摆摆手,却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我怎么酒量这么好啊,要是喝多了多好,心脏也麻了,就不疼了。’


        魏大勋走到白敬亭身边,蹲下来想要拉起坐在地上的白敬亭。却被喝醉的人一把把手打开。

        “走开,熊梓淇,让我自己待会儿。”

        “白白,听话,起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白敬亭缓缓抬起头看来人的脸,“你是谁啊?”  白敬亭眨巴眨巴眼,歪着头用手指着魏大勋。

        魏大勋试着拉着白敬亭双臂把人往自己这边带,“我是魏大勋啊。”

        白敬亭突然推开魏大勋,拼命摇头哭着说,“你不是魏大勋,魏大勋不要我了,他不管我了,不管我了!你是骗子,骗子!”

        白敬亭突然起身要逃走,魏大勋赶紧站起来跟上去抱住他,不管白敬亭挣扎还是不停的捶打他,就只是紧紧的抱着他。

        “对不起,白白,对不起。”

        “你走啊,走了就别回来啊,你走啊,我也不要你了。” 白敬亭哭的声嘶力竭,一拳拳锤在魏大勋身上。

        白敬亭终于停了动作,靠在魏大勋身上哭的发抖,魏大勋心疼的看着白敬亭,双手擦去他脸上的泪。

        一手环着闹得没了力气的白敬亭,一手拿出手机,叫了个车。

       










        魏大勋带白敬亭回了自己家,上了出租车白敬亭就已经昏睡过去了。

        把白敬亭抱到床上,脱了鞋子,热了毛巾,擦拭着一张哭花了的脸。瘦了,抱起来比以前要轻好多,脸上的轮廓也比以前更清楚了。

        给余文乐熊梓淇都发了消息,让他们放心白敬亭。

        给白敬亭换上了自己的睡衣,盖好被子,坐在床边看着他睡着。
      
        床上睡着的人,皱着眉头,像是很不开心。用手温柔的舒展开白敬亭皱起的眉头,床上的人翻了个身继续睡着。

        白敬亭手机在振动,是王嘉尔打来的。

        “小白哥,挺晚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喝酒了不能开车,我去接你吧”

        “嘉尔啊,我是魏大勋。”

        “……”  王嘉尔握着手机的手突然一抖。

        “大勋哥?”

        “小白在我这,有点喝醉了,你放心吧,我会照顾他。”

       


        魏大勋挂了电话,理了理白敬亭额前的头发,在额头上落下一吻,这一次,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更不舍得再放开手了。
       










――――――――――TBC――――――――――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