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23)

前文戳头像,么么哒

今晚班级聚餐,马上毕业了,天南海北特别不舍

本章借梗恋爱先生


                   (23)





        

         魏大勋再次醒来是在夜里,旁边病床上闫甄熙侧卧着,魏大勋想要自己起身却是虚弱的没有力气,动作吵醒了浅眠的闫甄熙。

         闫甄熙叫来值班医生,医生表示魏大勋这是情况好转,要再静养些日子。

         魏大勋的手似乎在摸索着什么,闫甄熙见他可能是想要确认项链在不在,却因虚弱抬不起手。

         闫甄熙轻抬起魏大勋的右手放到脖颈处,把玛瑙坠放到他手里,魏大勋五指慢慢蜷起,把项链握在手心里。

         “我知道你想他,那你就快好起来去找他啊。”

         “你能醒过来,也是因为心里一直想着他吧,你不舍得离开他,你不舍得他难过。”

         “都伤成那样子了,手的力气倒不小,好不容易才把这项链从你手里拿出来。”

         女孩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自顾自的说着,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失落还是什么,眼角又好像是有泪。

         见魏大勋张嘴想要说什么,就贴在他耳边,隔着氧气罩也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只差不多听见一个他字。

         “你是想问他现在过的好不好么?” 闫甄熙看着魏大勋试探的问,魏大勋反应了一会儿微弱的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啊,明天余支队长来,问他吧。今晚你就好好休息,要赶快好起来知道么?”

         魏大勋看着闫甄熙说完,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余文乐最近处理的案子很棘手,牵扯出了十年前的案子,白天忙着查线索,晚上怕突然有情况往返来不及,干脆住在了警局里。

         结案后去医院看魏大勋的时候,魏大勋已经恢复了很多,没事可以下床走走,偶尔去花园里晒晒太阳。

         “看样子恢复的不错。”

         “嗯,过几天就可以归队了。”

         “归队不急,好利索了再回去。”

         “嗯,小白…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去进修了,熊梓淇他俩一块儿。”

         “去哪?”

         “SH仁科”

         “去SH?已经去了么?”

         “好像去了有几天了。”

         见魏大勋低头不再说话,余文乐便知道了他心里的纠结。

         “大勋啊,当初你做的决定哥不怪你,我知道,你怕你不能活着回来会拖累小白。那傻孩子也真是让人心疼,吃了那一大锅香菇,住了一个多月医院。”

         “吃香菇?” 魏大勋想起来当初两个人说的,便不由得心疼起来。

         “你刚走那阶段他每天过的都不好,骗自己你还在,电话微信每天都在坚持发。”

         “我都…看到了。”

         “他现在已经差不多走出来了,情绪也缓过来些了,当哥哥的可能不该说这些话,但大勋啊,我还是那句话,他如果只是你的软肋,也许分开对你们俩都好。”

        


         余文乐走后,魏大勋躺在病床上思绪万千。反复想着余文乐的话。是不是我太自私了,说走就走,说分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段日子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呢?如果你现在过的很好,我是不是不该出现,不该自私的去再去打乱你的生活。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带着眼泪睡着的。
















         白敬亭回宿舍路上接到小传单,说是可以报名组团上山修行,传单上广告语写着“让你忘却烦恼,得到真正的心灵上的净化。”。把小传单带回宿舍,被熊梓淇和王嘉尔发现。

        “你不会真要去吧?”  刚挂掉和胡一天的视频电话,熊梓淇拎着小传单像看智障一样看着白敬亭。

        “就当旅游了呗,散散心。”

        “小白哥,这万一是诈骗组织,要不就是传销组织呢。”

        “不会的,看这传单上地点,电话,看着不像是骗人的。” ,“正好明天下午没班,后天休息,大后天夜班,明天中午走,大后天回,刚刚好。”

        “就凭这一张传单你就敢去啊?” 熊梓淇觉得这些天白敬亭似乎从失恋的情绪里走出来了,但看着眼前的白敬亭,熊梓淇觉得他还是在里头陷着呢。

        “我都打过电话了,报名的可多了,就是一个大巴车,大家一起去山上,一次班是在那住五天,可我医院里有班,住两晚上就得回来。” ,“看着那环境应该不错。”

        在熊梓淇王嘉尔的极力劝阻下,白敬亭还是坚持要报名。熊梓淇和王嘉尔的轮休都要到下周,想跟着他去也去不了。

        三人说着说着白敬亭就开始要收拾行李,“我得把行李包好,明天下班直接拎着就走了。”
















        白敬亭坐在修行班的大巴车上,下班就按着地址赶过来,上车却发现才没来几个人,带着眼罩闭了会儿眼睛。感觉到旁边座位坐下一个人,就往里面动了动。

        听见带队的自称是齐老师的男子开始自我介绍,白敬亭就摘下了眼罩,车上已经坐满了人。发现坐在身边的竟是王嘉尔。

        “你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万一真的是骗子,咱们俩可以互相照应。”

        “你明天有白班啊,怎么出来了?”

        “请假了”

        “真看院长是你爸哈?”

        两人正聊着,齐老师开始从前到后收大家的手机,说是进山修行就是要断舍离,收了手机才能与外界隔离,做到真正的断舍离。

        白敬亭开始在心里画圈圈,该不会真的是骗人的吧。

        “你看吧,我说什么来着,现在就借机把这些人手机拿走了,到山上把咱们说不定带到哪,都没法和外面联系。”,王嘉尔在白敬亭耳边小声说。

        白敬亭也在纠结着,刚好走过来的齐老师,抢下两人手里的手机,“年轻人,修行讲究断舍离,请不要有杂念。”



















        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山上,才发现果真像小传单上说的,有山有水,环境清新自然,山脚下是很多间小木屋,齐老师给大家分好宿舍,大伙都拎着行李进了各自的小木屋。

        王嘉尔特意和白敬亭隔壁木屋的大哥换了房,想着住的近有什么事还好照应。

        放好了行李,各自换上了统一的修行服。就聚到了一起吃晚饭。

        修行班的伙食是白菜豆腐清汤,每人一个馒头。白敬亭看着眼前一点油水都没有的汤,才开始后悔来这个什么修行班。

        嘴里嘟囔着,“这咋吃啊,突然好想火锅啊。”

        王嘉尔偷偷掏出早藏好的辣皮子,夹了一块准备放进白敬亭碗里,白敬亭两眼放光,却被背后过来的齐老师发现,“都说了,不要有杂念,馍馍配清汤才是修行中的最佳选择。”。

        齐老师无情的拿走整袋辣皮子,并“贴心”的把白敬亭汤碗里那条也夹出去。

        两人无奈对视,王嘉尔把沾了点辣油的筷子递给白敬亭,“这筷子上有点味儿,要不你嗦嗦?”

        刚到第一天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吃完饭齐老师就让所有人自由休息,今天唯一的活动就是体验修行饭。

        躺在小木屋里,白敬亭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想睡一会儿也睡不着,就溜达出去,呼吸呼吸山里的新鲜空气。没找到王嘉尔,就自己沿着河边溜达着。

        晚上王嘉尔敲白敬亭的门,刚要睡着的白敬亭起身开门,“这么晚了,咋不睡觉?”

        “小白哥,你穿个外套,跟我走”

        “嘛去?”

        “快走就是了”

        王嘉尔带着白敬亭去到了山脚下一家小店,小店装修很温馨。是一家火锅店。

        “欢迎两位,这边坐”

        “两位也是来参加修行班的吧?”

        “是啊”

        “总有参加修行班的人偷偷来我这吃火锅,那清汤配馍馍真是吃不惯吧?”

        “哈哈,可不么,还是火锅好吃。”


        “你咋发现这店的?”

        “晚饭后我就在这附近随便转转,就发现这地儿了。” ,“你晚饭肯定没吃饱吧,一会多吃点。”

        “好。”


















        吃的爽了,两人又喝了不少酒,白敬亭酒量不好,后来几乎是被王嘉尔拖着走的。

        走到木屋前的大片草地,白敬亭突然躺下就不起来了,紧接着就手挡着眼睛开始哭,没有默默流泪,是嚎啕大哭的那种。

        “凭什么说走就走,连个消息都没有,魏大勋!大骗子!就是大骗子,说什么一辈子在一起都是骗人的!!!”

        白敬亭躺在草地上腿蜷着,一边挥舞着手一边喊着魏大勋大骗子之类的话。

        王嘉尔就静静的蹲在旁边陪着他,任他闹,擦着他脸上的眼泪。

        哭的累了,白敬亭就躺在那睡着了,王嘉尔看着白敬亭,脸不知是哭的还是醉的,红红的。嘴唇也红彤彤的。

        王嘉尔鬼使神差般不受控制的在白敬亭唇上轻轻一吻,便迅速离开。然后躺在他身边望着夜晚的星空。

        魏大勋,你的喜怒哀乐所有情绪都是因为魏大勋,什么时候也会为了我有一些不一样的情绪呢,白敬亭,我越来越爱你,可怎么办。
















        余文乐恋爱了,对象是支队里的美女王法医。

        白敬亭进修的一年时间里,魏大勋就真的没有打扰他,两个人就这样在各自所在的城市过了一年。想念却不打扰。白敬亭偶尔打听魏大勋的消息,余文乐说魏大勋又调回BJ刑警大队了,魏大勋从余文乐那也知道白敬亭进修生活过得挺好。

        白敬亭回到BJ后过了一个月,余文乐要和王法医结婚了,从支队到下属大队得知了这个好消息,都为他们的拼命三郎乐哥高兴。

        白敬亭在哥哥婚礼上见到了魏大勋,这是一年多以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都说对一个人的爱会从眼睛里流出来,两人与对方对视的一瞬,就发现,即使不再是我的爱人,也还是我最爱的那个人。






――――――――――TBC――――――――――――
       

       

        

评论(1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