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22)

这章可能也会引起强烈不适,用虐文和蒸煮刚起来🙃️🙃️🙃️

本章有些短小😐️😐️😐️

前文戳头,么么哒~(^з^)-☆








                           (22)








        时间过去了两个月,魏大勋像人家蒸发了一样,仿佛与他有关的一切从都不是真实的,像是这个人从来都没出现过,销声匿迹。白敬亭去过警局几次,警局的人说魏大勋早就调走了,早也没了联系。

        这两个月间白敬亭几乎每天拨两次魏大勋的电话,得到‘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的提醒后再发一条短消息,闲下来也经常微信聊天,这一切动作都躲着他哥和熊梓淇。

        今天是魏大勋白敬亭在一起五周年的日子,以往的周年纪念日,除了一次魏大勋外出执行任务,另三次都是魏大勋准备好惊喜,白敬亭喜欢在家里温馨的过重要的日子,所以都是魏大勋做一桌好吃的,两人在家里烛光晚餐。

        下班后白敬亭回到了魏大勋家,两个月内不上班的大部分时间白敬亭都是回到这然后对着沉静的屋子发呆好久,眼泪也早就流干了。

        魏大勋一次都没回来过,家里还是原来的样子,两个人生活的样子,只是少了几件魏大勋常穿的衣物。

        白敬亭自己下厨做了几道魏大勋常做给他吃的菜,买了红酒,拿出来之前新买的火锅用锅,煮了一锅香菇。

        把家里点上一圈蜡烛,熄掉所有的灯。

        对自己说了声五周年快乐,然后把脸埋进双手,任好看的手指染上滚烫的泪。

        大把抓起还有些烫的香菇,大口大口吃着,忍着喉咙和胃部的不适感,只是机械的往嘴里塞进香菇,难受的憋出眼泪,身上开始发痒的地方已经被白敬亭用手抓破了,干呕后吐了几次,还是止不住的难受。

        左手用力握着手里的玛瑙项链,右手还在往嘴里送香菇,每吃一口都觉得身上愈发的痒,本来白皙的皮肤早被折磨得不成样子。

        ‘魏大勋,你就是个骗子,你说你不舍得不要我,不会给我机会吃香菇的,这香菇……真的太难吃了……。’ 白敬亭晕倒之前仅存的意志里想着的是魏大勋对自己的一句句承诺。















        余文乐下班回到家,正遇到了来找白敬亭的王嘉尔,“乐哥。”

        “来找小白啊。”

        王嘉尔随着余文乐进了屋里,发现白敬亭并不在,“你们俩一起下班的么?”

        “没有,小白哥先回的,我整理了份资料才回来。”

        余文乐有些慌张,拨了几次白敬亭的电话,都没人接听,给熊梓淇打过去,熊梓淇刚吃了饭准备值夜班。

        “小白早走了啊,今天他走的最早,没和嘉尔一起么?我今天值夜班,我一直在医院呢。”

        “嘉尔他们俩也没一起走。”  ,“今天他没什么反常的地方么?” 余文乐问电话里的熊梓淇也在问身旁的王嘉尔。

        两人想了片刻,除了下班走的早了些,都与往常一样。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的熊梓淇,“哥,今天几号?”

        “9月8”

        “哥,你跟嘉尔赶紧去魏大勋家看看,我这暂时走不开。”

       
    











         余文乐王嘉尔赶到魏大勋家,打扫卫生的阿姨说看见一个瘦小伙儿下午买了好多菜进来过。

        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俩人到小区管理处说明情况拿了钥匙。

        进去后俩人着实被吓坏了,余文乐赶紧抱起晕倒在地上的白敬亭驱车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被诊为严重食物过敏导致食物中毒,洗胃吊水,被折腾了好一通。

        余文乐熊梓淇三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白敬亭,本就瘦弱的身体此刻更是憔悴,脸色惨白,病人服露出的锁骨处和手臂都是一片片的青紫。

        王嘉尔和熊梓淇怕是在心里把魏大勋骂了成千上万次,而唯一知道真相的余文乐却是更加不知所措。














        进展顺利的卧底计划被自己人打破,被抓住的年轻警员经不住重重酷刑,暴露了得到信任隐藏的很好的魏大勋。

        队里命令魏大勋紧急撤退,魏大勋不甘心一切的努力功亏一篑,没有按计划跟配合他撤退的队员汇合,只身一人潜入关键账本所在的办公室。

        敌方有训练过的雇佣兵,早在办公楼附近埋伏好等着魏大勋。魏大勋也并不是吃素的,从隐蔽的楼侧门进入办公楼,躲过办公楼里的人摸到放着账本的办公室。

        账本里记录着大毒枭团伙的所有账目信息,加上国内还有国际刑警配合调查的线索足以摧毁敌方。

        魏大勋从办公楼出来便不那么顺利了,寡不敌众,一人之力不能与重重包围训练有素的雇佣兵对抗。

        还好警队的队友和国际刑警赶来营救,却也只救起了倒在血泊里几乎奄奄一息的魏大勋。

        账本被紧紧护在怀里,被抬到救护车上魏大勋还死抱住外套里的账本,账本早已被血染红。

        魏大勋右手也紧紧握着,队友以为是关键的证据,可任队友和医生怎么掰却也掰不开,从指缝里好不容易拽出来握着的东西,发现是一条项链,项链的玛瑙吊坠上刻着一个‘山’字。

        那项链林木认得,便帮他好好的保存起来。因为他知道那不仅是一条被魏大勋珍惜的项链,那也代表着他队长会用命呵护的一份感情。
















        被送到医院的时候,魏大勋几乎失去了所有生命体征,医生也告知赶来的刑警们做好最坏的打算。

        经抢救过后也还是存着最后一丝生存的希望。

        医生说,可能是还有什么让他牵挂,他才不舍得离开。希望可以找来对他比较重要的人或者一些能刺激到他的事。可能还有一丝醒来的希望。

        得到了医生的允准,林木把玛瑙项链经无菌处理后戴到了魏大勋脖子上。

       















       
        两周后魏大勋度过了危险期,医生说可以回国继续治疗。

        回国后,余文乐偷偷背着白敬亭来看魏大勋,带来了白敬亭从小到大的相册,拿来了白敬亭的贴身衣物,希望有白敬亭的味道可以刺激他快点醒来。

        五周年那天过后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的白敬亭才开始试着接受没有魏大勋的每一天。余文乐见他情绪见好,就按着之前答应魏大勋的,对白敬亭绝对保密。

        又过了两个月,魏大勋有醒来的迹象,林木闫甄熙和队里的几个人还有从支队赶来的余文乐守在病床边。

        终于醒来的魏大勋只是微软的眨眨眼,接着划下两行眼泪。

        几人都激动起来,叫来医生,医生也表示魏大勋能够从鬼门关走过一遭还能醒过来是个奇迹。


















        从回国后闫甄熙几乎一直在医院守着魏大勋,女孩在警队里磨砺后也有了些许成熟。

        在魏大勋没醒来的时候,闫甄熙一直在想“我以为我在你最虚弱的时候陪着你就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可支撑你醒过来的却不会是我,魏大勋,只要你醒来,我愿意亲手把你送回他身边,你一定要醒过来。”







――――――――――TBC――――――――――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