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21)

前文戳头像,么么哒~(^з^)-☆




                         (21)








        一早,白敬亭照常起床,打算正常上班,余文乐以为他是去厕所,没想到不一会儿洗浴间传出来哗哗的洗漱声。

        昨天止不住的流泪,白敬亭的眼睛肿得不像样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过后用冷水泼洗自己的脸。

        “今天咱俩都不去上班了,哥带你出去玩一天,你们成主任电话给我,哥给你请假。”,余文乐倚在门口看着跟自己的肿眼睛斗争的白敬亭。

        “我得去看看昨天手术的患者,那小孩儿才9岁,我答应他他手术成功就送他布朗熊的。”,白敬亭擦好脸,就去柜子里翻衣服。

        “白白,这些天医院里忙也累坏了,休息一天吧。”

        “不累,白衣天使治病救人,这可是我的使命。”

        余文乐见白敬亭执意去上班,并装作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便更加担心起来。

        最终余文乐拗不过白敬亭,便开车送他去医院。

        “晚上我来接你,咱俩回家吃个饭,爸妈怪想你的。”

        “行,你要是忙我就自己回去。”

        余文乐见白敬亭若无其事的样子,始终不能安心。白敬亭又是个犟脾气,他说自己没事又说自己要去上班,谁就都不能拦住他。

        白敬亭刚下了车往医院里走,余文乐就拨通了熊梓淇的电话,简要的说了魏白两人的情况,在熊梓淇的一声声惊讶之下一遍又一遍的嘱咐他今天要多注意小白。

        一切都好像是没有任何不同。上午查房,去病房里看了9岁小男孩儿,把刚才上班路上买好的布朗熊送给他,跟了几台手术,整理了一份肺移植的资料。

        要不是早上余文乐的电话,熊梓淇根本看不出,白敬亭和魏大勋,分手了。

        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贴心的小熊轰走了粘人的胡一天,带着小白两人一起去了医院食堂。

        “一天呢?”

        “资料没整理完呢,不用管他”

        “今天小罗杰恢复的不错,把布朗熊拿给他的时候他可开心了。”

        熊梓淇把自己盘子里的大块排骨夹到白敬亭餐盘里,“一上午挺累吧,一直忙活着都没停,吃点肉补补。”

        “我哥给你打电话了吧?”

        “啊?”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哦”   ,“你要是……”

        “我真没事”,白敬亭打断了小熊的话。













        晚上快下班的时间白敬亭还是和往常一样给魏大勋打电话,在听到“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之后,给魏大勋发了短消息,“大勋,今晚我和哥哥回家吃饭,好久没回去看看爸妈了,你下班回家自己吃,别等我了。” ,然后是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复。

        白敬亭下午收到了余文乐的微信说是跟着出现场,不能接他下班。这边下了班白敬亭就自己回了家。

        “你可回来了,白白”

        “刘姨,我妈呢?”

        “今天下午有课,过会儿回来”,“白白,最近还好吧。你哥一会也回来吧?”  刘姨给白敬亭洗了些草莓。

        “嗯,他出现场了,一会儿回来。”

        “等你妈回来你可得哄哄她啊,上次人家小魏都知道回来看看你爸爸妈妈,你都没回来,唉今天咋没带小魏一起回来啊?”

        “啊,他这几天跟案子挺忙的。”













       
        余文乐和白爸都回来后,一家人终于可以吃上一顿团圆饭。白妈也不免吐槽一下儿子,工作了都很少回家,又唠叨了几句余文乐谈对象的问题。白爸白妈刘姨对魏大勋都很满意,一边吃着饭一边也是停不下来的夸奖。

        “过几天跟大勋一起回来一趟吧,白白”

        “妈……”余文乐见白妈一直提魏大勋怕白敬亭顶不住。

        “妈,大勋他最近挺忙的,等他不忙我俩再一块儿回来”,说完就接着大口吃饭大口吃菜。

       

        白妈妈舍不得儿子,就留下俩儿子在家里住一宿。晚饭后白敬亭帮着刘姨捡桌子收拾厨房,白妈妈把余文乐叫到客厅里。

        “乐乐,你跟妈妈说实话,他俩是不是吵架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两个儿子哪怕一点细微的不对劲儿,都被当妈妈的看在眼里。

        “没有啊……”

        “之前在小白面前提大勋,小白笑得眼睛都快没了,你看今天我夸大勋,他笑得可尴尬了,你还老拿眼神儿瞟着你弟,别说你俩没事瞒着我。”

        “妈……你最近看福尔摩斯了?”

        白妈妈打了余文乐屁股一把,“别贫。”

        “妈,小白长大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你就别像对小孩子那么管着他了,他俩咋样都是他俩的事儿,小白自己有数。”

        白妈妈还要拉着余文乐问东问西,就被从厨房出来的白敬亭打断了。














        晚上余文乐提出要和白敬亭一个房间,软磨硬泡之下成功占领了白敬亭一半的床。

        两人面对面躺着,白敬亭抱着手机敲字。

        “白白,跟谁聊天呢?”

        “熊梓淇”

        “玩一会儿手机就睡觉吧啊,你眼睛都有红血丝了。”

        “嗯”  ,“明天把魏大花送回咱家来吧,刘姨抽空能给他喂食,咱俩忙的我怕饿着大花。”

        “行”  。

     
        “白白”

        “嗯?”

        “你今天这样,哥哥担心你”

        白敬亭看了眼满脸担忧的余文乐,又开始盯着手机屏幕。余文乐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把抢过白敬亭手里的手机。屏幕上是微信聊天界面,对方名字是‘大勋花’,一分钟前,白敬亭发给对方几条消息。

        “今天回家来吃饭,爸爸妈妈还有刘姨都一直在夸你,完蛋了,你的地位要超过我了。”

        “今天刘姨做的排骨很好吃,但跟你做的糖醋排骨比还差一点点。”

        “我让哥哥明天把大花送我家来吧,咱们俩忙着没时间照顾它,我不太放心哥哥照顾它。”

        “你不忙了要给我回电话啊。”

       

        余文乐看着屏幕上一串串没有回应的消息,还有被发现后对面坐着的低着头的白敬亭,顿时心疼的要命,这傻弟弟,怎么这么没出息呢。

        “小白,别骗自己了,哥哥看你这样多心疼你知道么,他魏大勋跟你分手了,你得一点点走出来,明白么?”

        “你以为你这样他就会给你打电话,然后说白敬亭咱们和好吧?”

        “我知道你拼命工作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但这就是事实,事实就是你们分手了,他不是你的魏大勋了。”

        拼命伪装了一天的心就这样暴露在哥哥的面前,白敬亭终是没忍住,还是让眼泪流了下来。

        “那我该怎么办啊,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哥,我不能没有他,我不能……我就骗骗自己好像就能舒服一点,要不然这里疼,疼得厉害,疼得要不能呼吸了,我能怎么办,我……”,白敬亭用手用力的捂着胸口,无助的任眼泪一次次夺眶而出。

        余文乐心疼的擦去白敬亭脸上的泪,把他抱在怀里,一下下抚着他的背,“有哥哥呢,我陪着你呢,我陪着你走出来,我家小白很坚强的,一定可以走出来。”














        东南亚的某个酒吧里,灯红酒绿,鼓点的声音很强烈,一群男男女女在嘈杂的音乐声中疯狂痴迷的舞动着,女人们都疯狂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试图吸引男士们的注意。

        一个穿着红色包臀裙的长发女人举着一杯五彩鸡尾酒走近男人,故意放低身子,胸前大V露出傲人的白嫩的大胸。

        “一个人么?帅哥”

        男人露出嘴角好看的梨涡,故意凑近女人的耳边,用愈发暧昧的口气说到,“现在…是两个人。”

       






――――――――――――TBC―――――――――――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