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20)

前文戳头像哦

前天小腹疼疑似阑尾炎,抽血拍片子把我折腾够呛,昨天又拉肚子,今天终于可以清醒更文啦

突然虐起来,大家如果心疼可以在评论里骂我的,虽然我也心好疼。

最后强调一下啊,结局是HE。

答应我要坚持看下去,不可以取关我🙃️🙃️🙃️




                    (20)




       

        在网络信息时代的便利之外,网络暴力也是日常中的可怕存在,本以为那场医疗事故过了几天可以暂时消了热度,却不料,网络上总有多事之人以此博关注。

        最近几天王嘉尔回到家,要不就是门被涂鸦,要不就是被泼一头脏水,更有甚者直接敲开门朝脸上扔鸡蛋。

        王嘉尔被逼急了就与人争论,却被拍下发到网上说是无良医生害人命还殴打无辜市民。

        白敬亭见王嘉尔几乎被逼到绝境,想着先让他住进自己家,再想办法让实习生说实话还王嘉尔清白。

        白敬亭刚下了一台手术刚好碰到那个实习生,一把把人拉进洗手间。

        “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我希望你说实话。”

        “你来了几个月了,之前嘉尔也不是没帮过你的忙,你这样良心真的能安么?”

        “我知道,你担心影响你实习结果,但你想想,出了这样的事,王磊自身难保,对你不会有任何威胁。”

        “他是你老师,我就当你是对他有师生情谊,希望你还是个正直的人。”

        “医者仁心,对患者如此,对身边人也如此。”

        “你好好想想吧。”

        白敬亭一股脑说完了想说的话,字字锥心,说完就离开,留下一脸懵的实习生。其实实习生的心里也过意不去,被白敬亭这么一说,更是羞愧。














        白敬亭和魏大勋吵架了,其实不是什么大事,没有变心,没有出轨,没有欺骗。

        从王嘉尔住进白敬亭家开始,魏大勋上来一大股醋劲儿。

        魏大勋说自己也要过去白敬亭那住,有什么事还可以帮个忙,死者家属老是找事儿,魏大勋担心白敬亭和王嘉尔被欺负。

        白敬亭被医院里的事闹的心焦,魏大勋这一要求在白敬亭眼里就变成了不信任。

        那天晚上魏大勋打来电话,俩人就吵了起来。

        “说到底你就是不信任我,嘉尔出了这样的事,我不能不管他。”

        “我是担心你们,你不能不管他,除了你就没人能帮他了是吧?”

        “魏大勋,你别老是拿你那套大男子主义,总觉得我什么都得需要你,我也是男人,我不是弱势群体好么?”

        “我从来没这么觉得,原来在你眼里我这么不堪?”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明天晚上过去,能给你们俩做饭,有什么事也能照应着。”

        “我不想你来”

        “为什么?我没不信任你,我只是担心你。”

        “我们能处理好,这些事还不用请警察来解决呢。”

        “行,随你”

        “挂了”

        “嘟嘟嘟……………………”

        两人在一起四年多,情侣之间哪有不吵架的,白敬亭有时候耍点小脾气,魏大勋腻腻歪歪的哄一哄就好了。魏大勋从来没跟白敬亭吼过,其实每次吵架也都是白敬亭气了他哄着,不管是谁的错。

        王嘉尔对白敬亭那点感情魏大勋全都看的明白,帮着帮着就住到一起了,心里不爽是肯定的。但也不是不信任白敬亭。

        之前住一起吵个架,床头吵完床尾和,这次没住在一起,就冷战了两天没联系。















        实习生终经不住心里的煎熬,跟院里领导说明了当天的实情,院里请了记者把这件事通过网络澄清,给大家一个说法,王磊坦白了一切,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王嘉尔重新回到了医院,经历了风波过后依然保持着最初的那颗治病救人的心。

        平息下来,白敬亭想着那天可能真的没有理解魏大勋,话说的太重,两天都没联系,想着魏大勋这次是真的生自己的气了。

         收拾东西搬回魏大勋那。

        “小白哥,这些天谢谢你”,王嘉尔帮着白敬亭搬行李。

        “客气啥啊,都是一起工作的兄弟。”

        “……还被大勋哥误会了,要不我去跟他道个歉,解释下吧。”

        “不用,回去我俩好好聊聊就好了。”
















        白敬亭回到家,魏大勋不在,想着这次自己确实不对,就主动给魏大勋打电话,对方暂时无法接通就发了短消息。

        “大勋,我回来住了,在家等你回来。”

        白敬亭带回来的行李都收拾好了,洗了几件魏大勋搭在椅子上没来得及洗的衣服,给魏大花喂饱了,魏大勋还是没回消息。

        “晚上你要是能回来的早,咱俩在家煮火锅吧,冰箱里有上次没吃完的火锅底料呢。”

        大概晚上八点多,魏大勋回复了消息,“出任务,今晚不回了。”

        肚子早就咕咕叫的白敬亭下楼买了肉和青菜,自己煮了一锅火锅吃。

        魏大勋在警局的办公室里纠结着,最后在警局办公室沙发上睡了一晚。

















        “你真的想好了么?”

        “想好了。”

        “想过结果么?”

        “想过,他会恨我,可如果我不能回来,他该多难过……我宁愿他恨我。” 

        “如果他只是你的软肋不是你的铠甲,我赞同你的决定。”  , “还是见一面吧”

        “嗯”

        “后天凌晨出发。”
















        天气转凉了,白敬亭下班挺晚的,从医院出来被风吹的发抖,魏大勋还没下班回来,白敬亭就开车回自己那打算拿些厚衣服,厚鞋子。

        去年冬天魏大勋买了一对红色围脖,当时被白敬亭嫌弃的不行,可到了冷天气,还是乖乖围起来。

        翻了老半天,才发现了柜子最上层的装围脖的盒子。刚把围脖拿出来电话振动起来。看着来电显示“大勋花”,白敬亭嘴角弯起来个好看的弧度。

        “小白,下楼吧,我在楼下。”

        “你直接上来啊,我收拾东西呢。”

        “你下来吧,我跟你说会儿话就走了,警局有事儿呢。”

        “哦,好。”

        白敬亭把围脖放回盒子里,转身下了楼。出楼门口看见魏大勋抬头望着天空,又想起来当时俩人在一起那天,魏大勋叫自己下楼看圆圆的月亮,然后两人在圆月下拥吻,确定了恋爱关系。

        两人也有几日没见了,白敬亭朝魏大勋小跑着,“大勋……”

        “白敬亭!” ,像是听见了个陌生的名字,白敬亭突然愣在原地。

        “分手吧,白敬亭。”,一句话仿佛打破了对爱人的想念,将自己推到了冰冷至极的谷底。

        “别闹了,大勋,这笑话可不好玩。” ,白敬亭缓过神来露出个苦苦的微笑,接着朝魏大勋那走去,明明只有几步路,怎么感觉远了很多。

        “我没开玩笑,你别走过来” ,魏大勋一只手向前,像是在推拒着。

        白敬亭站在距离魏大勋大概十步远的位置。看着今天十分异常的魏大勋有些无措。

        “大勋,我那天说话重了,我知道我误解你了,我任性了,你原谅我吧,好么?”

        “白敬亭,听不懂话么?我说,分手吧!我们!分手吧!”

        白敬亭愣在原地,眼泪开始唰唰的掉下来,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是魏大勋么?好像不是自己的魏大勋啊。

        “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说,我想明白了,我可能受够你了,之前每次吵架我都哄着你,这次我不想了。”  ,魏大勋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的错,大勋,我的错,这次不要你哄我了,我道歉,这次换我哄你,好么,大勋,不分手,不分手好不好。”  白敬亭眼泪开始不受控制的流着,发了疯似的像是祈求般看着魏大勋。

        “我真的……受够了。”  ,看着眼前的白敬亭,魏大勋几乎要控制不住,便转身欲走。

        白敬亭被今天的魏大勋吓坏了,从没见过这样的魏大勋,哭到语无伦次,只是一遍遍的重复着,“大勋,我错了,不分手不分手好不好。”  ,见魏大勋转身,白敬亭要跟上去,被魏大勋一句“别跟着我!!”吓的站在原地不敢动作。

        魏大勋向前一步,白敬亭也挪一小步,刚才的魏大勋真的吓到他了,他只敢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在身后跟着。

        白敬亭泣不成声。

        “魏大勋,我哭了,你说过…你不舍得…我哭的。”

        “魏大勋,你…过来…你过来…抱抱我,好不好?我哭了,你都不…抱抱我么”

        “魏大勋,我再也不任性了,你别…不要我。”

        转过身的魏大勋也早已泪流满面。我怎么忍心让你难过,怎么忍心让你流泪呢,我好想抱抱你,告诉你我爱你,告诉你我也不能离开你,我想把你抱紧在怀里,可我不能回头了,一旦回头就真的走不了了。

        魏大勋加快步伐跑出去,留下哭的声嘶力竭的白敬亭。听着白敬亭在身后一次次的喊着“魏大勋”,他好像是摔倒了,很疼吧,我心也好疼啊,撕裂的疼。

        跑到终于听不见那近乎绝望的一声声被呼唤着的自己的名字,才卸了力一般靠着墙滑下去。手用力捂着撕裂一般疼着的胸口,也早已是泣不成声。

















        余文乐赶过来时,白敬亭蹲在原地,抱着自己的双腿,脸埋在两膝盖间,哭到快要晕过去。

        余文乐心疼的把白敬亭拉起来抱进怀里,自己最心疼的弟弟,此刻只是绝望的一遍遍重复着,“他不要我了”。

        把白敬亭抱上楼,用温毛巾给白敬亭擦擦脸,白敬亭就只是眼睛盯着天花板,余文乐像小时候抱着他睡觉那样把他环进怀里,不一会儿就感觉自己胸前衣服湿了大片。

        “想哭哭吧,别憋着,明天哥哥给你请假,我也请假陪着你,那臭小子有什么好,咱不要他了。”

        余文乐一下下顺着白敬亭的背,希望自己的陪伴可以给他一点安慰。


        所以说一段感情里并不是一定会谁负了谁,像这样两个深爱着对方的傻子,多让人心疼啊。








――――――――――TBC――――――――――――――

       

评论(1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