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17)

前文戳头像,甜不过蒸煮,希望俩哥哥不要影响我写文思路,谢谢🤗️🤗️🤗️🤗️🤗️

医学类的知识不懂,百度着写的,如果有错误就提前说声对不起白衣天使们了。☺️

利多卡因青霉素借梗外科风云

这章嘉尔戏份多一些,毕竟悲情男二,也是要有戏的




                     (17)






        “成主任,昨天开胸手术的患者,血压心跳不正常,出现大咳血。”

        “手术完不是还好好的,赶紧去看看。”


        熊梓淇正查房,昨天开胸手术的大爷出现大咳血,昨天下午手术结束一切都好,突然的异常熊梓淇难找出原因。


        找人叫来了成浩杰,“怎么回事?”


        “大咳血,血压下降”


        “手术谁做的?”


        “王磊老师”


        “赶紧推手术室”   ,  “把王磊叫来”













       
        患者经抢救无效死亡,成浩杰折腾了一个小时却也没能救过来患者。王磊整个人都懵了。


        死者家属在手术室门口大闹,“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就被你们给治死了呢,你还我老头子,你们医院不是就救人的么,怎么还害人呢!”

        “我要告你们,告你们没医德,告你们害死人”


        突然的变故给家属沉痛的打击,他们并不能理解手术的一些理论技术,只是坚持说医院害死人。


        安抚家属的过程中熊梓淇成浩杰都被打了,白敬亭王嘉尔等人也都赶过来。


        “好了,听我说!!!” ,成浩杰见场面越来越乱,准备说些什么。


        “对不起,对这件事情我们很抱歉,但我们医生救死扶伤绝不害人,开胸手术本就是难度极高,不能保证术后完全恢复,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也是没预料到。”  ,“给我们时间,我们查清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交代!怎么交代?把我爸的命换回来么?!”


        死者老伴哭着晕了过去,送去急救。终于安静下来的手术室门口,成浩杰紧盯着紧张的王磊。


        “你手术过程中出没出问题?”


        “没有!”


        “如果有,你赶紧说实话,咱们一起想办法”


        “没有,我保证没有!”  ,“王嘉尔,是不是用错了药?”

        “成主任,术中没问题,会不会是注射麻醉药出了问题?”

        几人将目光都转向王嘉尔,“我用药没问题,照着王磊老师开的药单”


        “走吧,先去会议室,小白你去找熊梓淇,估计家属那还不会消停。”













        确实是因为王磊出了错才导致患者死亡,可王磊一口咬定是王嘉尔用错药,导致患者青霉素过敏而死。王嘉尔说自己取药时王丝丛亲眼看见了,想着王丝丛能证明自己注射的是利多卡因。找来王丝丛,王丝丛却说自己离的远没看清是什么药,只是说王嘉尔取的不是水剂,王嘉尔知道王丝丛没说实话,可他不明白王丝丛为什么要诬陷自己。



        王磊手术带的助手也是跟着王磊实习的,都没敢说是王磊出的问题。



        没人替王嘉尔作证,靠他一张嘴说也没人相信。真是到了有理说不清的地步。



        死者的儿子找了记者,一时这事儿闹的沸沸扬扬,本来的罪魁祸首王磊把锅都推给王嘉尔。王嘉尔就这样被无辜的推到了风口浪尖。


        经院里领导决定,也是为了息事宁人,开除了王嘉尔。













       
        王嘉尔气愤的离开,却被医院门口的记者围堵,死者家属在医院门口拉横幅骂王嘉尔。由于是信息畅通的网络时代,这件事迅速在网上掀起热潮,视频文章到处都是,王嘉尔被骂的越来越难听。


        白敬亭拉开了被打的王嘉尔,熊梓淇张伟对付着记者,白敬亭开车带走了王嘉尔。

       

        “我相信你,我相信不是你的问题”


        “我真的不明白,明明不是我的错,为什么,小白哥,为什么所有人最后都针对了我呢!”


        “王磊带的那几个小护士肯定没说实话,一定是王磊跟她们说好了都推到你头上。”


        “我先送你回家,这几天你都先别出门了,我想办法,帮你调查清楚。”


        “还有,对不起嘉尔,如果那天,你不替我的话,就不会给你惹上麻烦了。”


        “如果是你,他一样会推到你头上,还好是我替了你。”     还好是我,我怎么忍心让你被推上这风口浪尖,无辜被人辱骂遭人唾弃呢。














        把王嘉尔送回家,白敬亭就赶回了医院,医院门口的记者和围观人群都散了,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可医院里的人是真的都心安了么?


        白敬亭找到王丝丛,王丝丛说自己记不清了,但看着确实不是水剂。白敬亭相信王嘉尔不会出错,却也从眼前的人面上看不出一点撒谎的迹象。这事儿,真的不简单啊。















        晚上临下班魏大勋打来电话要来接白敬亭,却得来了白敬亭的拒绝,白敬亭说王嘉尔出事儿了,自己下班过去陪着他,又说今晚住自己家里,不回魏大勋那儿了。


        魏大勋也不傻,王嘉尔对白敬亭的感情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就算白敬亭当局者迷感觉不到,“情敌”立场的魏大勋确实看的清清楚楚。王嘉尔对白敬亭的深情他都明了。



        虽然心里不是滋味儿,但也听了些风言风语知道这次事不小,白敬亭的仗义魏大勋了解,此时若是反对,倒是魏大勋不懂事了。



        “那行,有什么事需要我,给我打电话啊”


        “嗯,放心吧”


       










        白敬亭下班直接去了王嘉尔家,敲了好一会儿门,才听见踏踏啦啦的脚步声,开门后看见的是有点醉了的王嘉尔。



        把王嘉尔搭在肩上拖到沙发上,“你喝了多少啊?”



        “小白哥,嘿嘿”  ,王嘉尔像是刚认清来人的样子,借着搭在白敬亭肩上的手把人抱住。


        “我天,真不省心,喝这么多干嘛啊!”  ,没想到王嘉尔力气挺大,挣也没挣开,就着这个姿势就坐在了沙发上。



        哄着喝醉了的弟弟终于松了手,把酒都收走,去厨房烧水回来发现王嘉尔好像是睡着了。


        “嘉尔,起来,喝杯水我扶你进去睡。”



        王嘉尔抬头傻看着白敬亭,“你是谁啊?”


        “我是谁?我是白敬亭,你白哥啊”


        “白敬亭,白敬亭,我最喜欢白敬亭了,可是,可是,他都看不到我,他就只想着魏大勋,白敬亭,白敬亭……。”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接着又脸又埋到了沙发里。












        就算再迟钝,白敬亭也该明白了,愣了一会,这惊人的信息量吓得白敬亭想逃走,但也放心不下王嘉尔,还是费力把人拖回房间,决定自己在沙发窝一宿。



        孤枕难眠说的就是此刻的魏大勋了,在床上烙饼一样翻着自己,翻着翻着还是给白敬亭打了电话。


        “他咋样了?”


        “喝多了,刚给他抬卧室去”


        “那我去接你吧,白白”


        “别来了,我在这吧,我不放心他,你早点睡吧,明早我直接从这去医院了啊”


        “那好吧……”


        “晚安,大勋”


        “晚安,宝贝儿”















        房间里睡着醉了的王嘉尔,客厅里沙发上躺着睡不着的白敬亭,还有另一个家里烙饼式翻来覆去的魏大勋。










注:利多卡因是水剂,青霉素是粉剂








――――――――TBC――――――――――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