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14)

前文戳头像哦




                  (14)




        “不行!这太危险了!”

        “不这样把他钓出来案件一点进展都没有,你愿意一直这么担惊受怕么?”

        “想别的办法”

        “是你亲手把系雨成抓进来的,他无非就是想逼你放了系雨成”  ,“相信你自己也相信队里的兄弟,一定能保护好他。”






        调查过后发现当时漏网的是系雨成的侄子,而那个威胁魏大勋的很可能就是他,魏大勋把那天的情况跟队里如实说了,经一番讨论后,二队队长提议用白敬亭钓出系雨成侄子,放出消息说系雨成对贩毒杀人罪行都供认不讳,即将执行死刑,一部分人继续调查,一部分人暗中保护着白敬亭,魏大勋不同意这个建议,执意另想办法,可案情一拖再拖,警察在明那人在暗,这可能也是目前唯一可以尝试的办法。


        争执不下时余文乐恰好带队回来,对余文乐说明情况,余队长虽然宠弟,可也有分寸,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不能因为是白敬亭就动私心,一番讨论下来持反对意见的只有魏大勋。


        余文乐下了决定,分组后,嘱咐队员一定要保证白敬亭的安全,就算这人不是白敬亭,他的安全也必须是有保证的,不管是谁,在这个计划里都是被动成了“人质”。


        余文乐见魏大勋依旧皱着眉头迟迟不动,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答应过我,能护好他,我相信你,同时你是一名刑警,别有私心。”








        “蹲了三天了,那人真能出现么,他挺狡猾的,不会已经识破了我们的计划了吧?”

        “一刻也别放松警惕,小白快下班回来了,盯紧了。”


        牛牛几个人守在魏大勋家楼下,躲在车里观察着每一个进小区的人。


        一个男人戴着鸭舌帽,帽沿压很低,边走边偷偷四下看,走到楼门口,像是在找钥匙,翻了一会儿包就又退到墙边靠着。


        “那人很奇怪,盯着他”


        不一会儿一个小区住户带着孩子回来,那个鸭舌帽在楼门口和女人说了些什么,女人开了门鸭舌帽也随着跟了进去。


        “那人肯定有问题,他怎么进去了”

        “没事,有勋哥呢”








        白敬亭是坐出租车回来的,车停在小区大门口,开车的是余文乐。余文乐小声说,“别怕,里面有人保护你”

        白敬亭下了车像是平常回家那样,走到楼门口,拿出钥匙开了门,进门后准备往电梯那走。

        鸭舌帽从拐角处出来,“嗨,你好啊,魏大勋的男朋友” ,白敬亭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人打晕。

        正准备把白敬亭拉到背上背起来,就被飞过来的棍子打了腿,一个没站稳摔在地上,魏大勋冲过来与鸭舌帽缠斗在一起,队友过来要帮忙被魏大勋拒绝,“先把小白送到牛牛那!”。

        鸭舌帽趁魏大勋不备,抽出腰间的短刀,划伤了魏大勋手臂,那鸭舌帽体格不大,却招招凶狠。

        魏大勋忍痛抽手冲着鸭舌帽脸上就是一拳,那人晕了下反应过来已经被拷上手铐了。


        魏大勋出来时白敬亭已经醒过来了,“大勋……” ,白敬亭下车抱住魏大勋,魏大勋心疼的抚摸着白敬亭脖子被鸭舌帽打红了那块儿,“疼坏了吧,对不起啊,一会回家给你热水敷敷”  内疚于让爱人挨了疼,却忘了自己还在滴着血的手臂。









        把人送回警局,白敬亭作为当事人被留下做了笔录,魏大勋趁着笔录时找队医处理了手臂伤。结束后魏大勋白敬亭两人一起回了家。


        “我来开”   ,  “这次我带你回家”

        “我来开吧白白,你开车……我不太敢坐”

        在白敬亭的眼刀下,魏大勋乖乖坐进了副驾驶。


        “你真当我没看见啊,手都伤了也不跟我说,非得逞英雄啊。”

        “这点儿小伤不算什么”

        “不算什么是吧?那回家你给我好好解释下腰上那个疤,好不好?”


        见白敬亭并不是开玩笑的样子,脸上是有不高兴的,魏大勋也就不再说了。







       

       


        到了家,魏大勋用热毛巾给白敬亭敷脖子那块,白敬亭长的白,那人力道不小,这时候那块红已经是大片青了。

        魏大勋转身放下毛巾准备去倒水,白敬亭搂住他脖子,把人拽了回来,“大勋…,你受伤了别瞒着我好不好,别老是你照顾我,也让我照顾照顾你啊。”

        “这小伤真的不碍事,跟你说怕你担心啊”

        “天天生活在一起,我就看不见的么?看见了我很心疼啊。怕我担心你就给我别受伤!”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

        “那腰上的伤疤解释一下!”

        “白白,我去倒水啊”  ,魏大勋赶紧端着热水盆跑进卫生间了。











        “白白,今晚有没有很害怕,让你冒险是我不好,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一点儿也没害怕”

        “真的?这么厉害哪!”

        “因为我知道你肯定就在我附近,你不会让我有危险的~”

        “我隐藏的那么好,你看见我了?”

        “你傻啊,我是感觉到的”








――――――――――TBC――――――――――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