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10)

前文戳戳头像,么么哒~(^з^)-☆🤓️🤓️🤓️

这章借了一下前任3的芒果过敏梗,改了一下,以后还会用到。

                    (10)

         做完线索分析和案件总结,余队长吩咐该值班的值班,该回家的回家,就又把魏副队拉进办公室,准备进行一番深刻的思想交流。

         “我觉得这案子还有问题,咱俩再重捋捋”

         “哥,都结案了,总结会议都完事了,不用捋了吧”

         “那我跟你说说我在云南的案子,你学习学习我的办案技巧”

         “呃……好,虚心学习虚心学习”

         “……”

         “大勋啊”

         “哥不是对你有看法,我就是太在意小白,所以有顾忌”

         魏大勋见余文乐打算说明为什么对自己和白敬亭在一起的事反应那么大,就不再嬉皮笑脸,严肃认真的听着余文乐说。

         “我好像没跟你说过我的事吧”

         “嗯,没说过”

         “我是15岁到的白家,我爸是刑警,出任务牺牲了,白叔和我爸关系好,看我就一人儿了,就收养了我,当亲儿子养,那时候小白才不到两岁”

         “那…叔叔不在了,阿姨呢?”

         “我妈……”,说到这,魏大勋看见那个中了枪都不皱下眉头的乐哥像是湿了眼眶。

         “她比我爸走的早”

         “我爸当时是队里出色的缉毒队长,抓捕毒犯,毒犯亲弟弟落跑了,回来报复我爸”

         “抓走了我妈我俩,把我锁在放冰毒的库里,是警察把我救出来的,那人把我妈绑到天台要挟我爸,我是……亲眼看着我妈从天台跳下去的”

         “那时候我恨极了我爸,他作为刑警,不仅没能救出人质,他连保护家人的能力都没有。”
        

         我长大了就一心考警校,白叔开始不同意,后来拗不过我也就应了。

         “我不敢谈恋爱,不敢有家庭,我每次办案都拼了命,我想我必须强大,强大到护家人周全”

         “乐哥……”

         “乐哥,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么多事”

         “乐哥,我们是刑警,人民的安全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家人也是人民”

         “乐哥,你相信我,我可以用生命保护我的爱人,保护我的家人”

         见魏大勋一脸认真,余文乐从回忆的痛苦中走出来,想着可能也是自己太敏感了。

         “臭小子,你要是对他不好,乐哥可翻脸不认人啊”

         嗡……嗡……嗡……

         桌子上魏大勋手机响了,余文乐瞄了一眼,单字备注“白”,一个眼刀飞过去,整的魏大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响了一会儿就停了,这头余文乐手机也响了,巧的是,来点之人也是单字备注“白”。

         …………

         “喂,小白”

         “哥,大勋呢?”

         好么,给我打电话也是找魏大勋,他是你弟,余文乐,不能火不能火, 乐哥语气依旧温柔,“你下班啦?”

         “嗯,快要走了,哥你问魏大勋来不来接我啊”

         “……哥没事了,哥接你去”

         “哦……好吧”

         “走吧,去医院接小白”

         两人出了办公室,到楼下纠结了一会儿是开小红还是小黑,“开你的吧,小白说我车太扎眼,不让我开着接他”,乐哥心痛,小黑比小红得宠,大勋比哥哥得宠。

         晚饭是魏大勋做的,本来小白嚷着去吃火锅,总吃火锅也是要发火的,就买了菜回家做。乐哥是打算到了家打发魏大勋回自己家的,奈何小白要吃魏大勋做的香锅排骨。

         吃饱饭魏大勋收拾厨房刷碗刷碟,余文乐陪着白敬亭查病历资料,做作业。

         “大勋,洗好了赶紧走吧,挺晚了”,见乐哥又开启轰人模式,魏大勋朝着白敬亭好顿挤眼睛。

         “哥,这么晚了,让他在这住吧”

         “咱家就俩房间,没他地儿”

         “哥,我可以睡沙发的,正好白白晚上有时不敢上厕所,我可以陪着他”

         看着小白眼睛里满满的透露着‘哥你就让他留下来吧’,乐哥选择妥协。

         “行,我睡客厅,你俩一人一屋”

         …………

         “哥,你累了一天了,睡客厅怪难受的,你睡房间,大勋睡我屋”

         “不行!!”

         “我睡客厅,魏大勋我告诉你晚上别偷溜小白房间去,就这么定了!”


         两人在两个房间,客厅还有个监督的大家长。勋勋委屈,白白也委屈。

         估摸着乐哥差不多睡着了,白敬亭悄默默的打算溜进魏大勋那屋,刚推开卧室门,“咋了,小白?”

         “啊……哥,我尿尿”

         余文乐盯也不可能一夜不睡的盯着,白敬亭又一次出卧室见乐哥睡着了,过来给他哥掖了掖被角就溜进了魏大勋那屋。

         魏大勋这边以为今晚是没机会搂着自己的白白睡了,正昏昏欲睡,噌的钻进来个人儿,身上是熟悉的香蕉牛奶味儿。“哇!是我的白白呀~~”

         “哈哈,法海睡着了,我赶紧溜过来了”



         依偎在爱人怀抱里,白敬亭突然有些心疼客厅里被骗了的可怜哥哥。

         “魏大勋,你会不会以后对我不好”

         “不会”

         “那你会不会骗我”

         “不会,保证绝对真诚”

         “那你会不会欺负我”

         “不会,我哪舍得”

         “那你会不会不要我”

         “这辈子要定你了”

         “那你要是敢不要我了,我就……我就……我就吃一锅香菇过敏死了算了”

         “别瞎说,你这辈子都没机会挑战吃香菇了”

         “那白白,你会不会不要我”

         “当然不会!”

         “如果你不要我了,我就在抓坏人的时候中枪……”

         白敬亭啪一巴掌打在魏大勋嘴上,把没说完的话打回去。

         “不能瞎说,子弹都绕着你飞,危险都躲着你跑,我不允许你出事儿!!”

         “嘶……白白,这怎么跟偶像剧不一样啊,不应该用打的,应该用吻的啊”

         白敬亭掰过魏大勋的脸,狠狠的吻了上去。

         胡说,我怎么可能舍得不要你。





――――――――――TBC――――――――――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