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灵是谁啊BoSooL

你就不要想起我,好么?(二)

第一次写文,瞎写着玩,哪里有不对请指正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私设 同性婚姻合法
私设 方博 周雨 宋鸿远 闫安 是同龄,95年生(我是95的),一起长大的发小
其中大部分故事框架来源于我自己的事
只是想把自己心底里的一些想法以这种方式表达
我只是个小透明,自己写着玩的
我很爱很爱哥哥们❤❤❤
文中主cp 先昕博,结局獒博,科上线较晚
其他可能胖雨等等,我写写再看吧……

                      (二)

      方博和许昕,各坐在沙发两头,没交流,也没太注意对方。由于第二天是婚礼,所有人都没多喝,毕竟酒量都摆在那,就是每人喝了点意思意思,周雨是属于哪怕沾了一丁点酒,兴奋值立马满格的主儿,两边伴郎团pk唱歌,比分的,偏偏周雨就杠上了唱歌还可以的许昕,当然,唱歌还可以是方博认为的。当然,樊振东看着周雨和许昕的互动是很不乐意的。

      气氛一直热烈,到了快十二点,众人散了,闫安林高远把两边各自的兄弟送到酒店安顿好,新婚夫夫二人就各回各家了。

      第二天一早,闫安那边来的车接上方博,周雨他们四个,去林高远家接亲,同时林高远那边来车接上许昕,樊振东他们四个去闫安家接亲,然后两边车队,一同向婚礼现场驶去。

      婚礼八点开始,到了现场,伴郎团坐在一桌,在主台侧边,一大早大家都饿着肚子,闫安林高远两人忙的团团转,方博那没出息的肚子咕咕叫,当然,还有樊振东,许昕是林高远妈妈朋友家的,比在座的几个大几岁,听着这带着节奏的咕咕叫,作为大哥的许昕起身走出去,不一会儿,拎着一包奶油小蛋糕,小泡芙,之类的,还有……几张热乎冒热气儿的馅饼,你问为什么有馅饼?还不是方博那小炮仗一边肚子咕咕叫,一边叨咕着“这要是有张酸菜馅儿的饼就好了”……

     距离婚礼开始半小时不到,两方伴郎团在台下候场,因为司仪的安排,伴郎团要跟在俩新郎后面,依次上台,这些个要颜值有颜值,要个头儿有个头儿的伴郎,可是成了婚礼的两道靓丽风景线,引起了一阵阵骚动啊!

     伴郎团四人要按顺序竖排站好,其实八个人身高都没大差异,但许昕特显个儿,他们那边按个头儿站,许昕就站了最后一个,而方博他们这边,不愧一起长大,都是差不多的小炮仗,周雨说闫安是大哥,大哥婚了,接着兄弟们得跟上,按年龄大小站,一个个按着顺序婚过去,这样,方博虽不是最高的,就作为这边最小的,站到了最后,许昕的身边。

      方博是第一次做伴郎,再加上太感性,感叹闫安那混球终于有人管了,站在后边听着司仪开场,等着上台的时候,博哥激动的都发抖。

      “你别紧张,看你都快哭了,一会实在紧张的话,你可以挽着我上台的”,许昕低沉的嗓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谁…谁要,要哭了,博哥这只是是激动,都是大老爷们,挽着个屁啊!!!”

      到台上站定,听完司仪的开场白,众伴郎就下了台回到座位,几个人本来就是乱坐的,一下了台小胖子就窜到了周雨边上,许昕坐到了方博边上,方博已经把上台之前许昕的那句话记在了小本本上,表示不愿意搭理他。

      “我上台前开玩笑的,博哥别生气嗷”

      “博哥哪能跟你一般见识”方博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婚庆的人把捧花和戒指拿给宋鸿远,一会由他送上台。方博盯着捧花和周雨嘀咕“接到捧花真的能找到对象啊?那咱俩看看谁能抢到吧”  “行啊,省的他俩老笑咱俩没人要”。“你想要,昕哥给你抢啊,昕哥手长脚长的”许昕欠欠的说。方博连白眼都懒得翻。

       宋鸿远坐在许昕对面,看到这边的三人在小话,一边逗着方博“呦,博哥,给你给你,可赶紧找个对象吧”,一边往这边扔捧花,可能是宋鸿远准头不行,还有可能许昕和方博坐的太近了,那捧花不偏不倚砸在了许昕嘴上,方博没良心的笑的哈哈的。

       宋鸿远看着许昕疼的眉毛都拧起来了, “兄弟,对不住对不住,灯光太暗了,没扔准,太对不住,没出血吧?”  “出血了,肿了,可疼了,”许昕话是对宋鸿远说,可却是偏头看着方博。  “鸿远是吧?这样,你把我砸了,你得赔”  ,宋鸿远诧异“啊?咋赔啊?”   许昕朝方博一扬头对宋鸿远说“把这小圆脸微信号赔给我吧” 

       作为方博二十几年的兄弟,光腚娃娃,亲发小,宋鸿远怎么能把小圆脸微信号给这个图谋不轨的人呢,当然,以上,不存在的。在方博惊讶的瞪大圆眼睛,磕磕巴巴说不出话的时候,宋鸿远以秒速找到方博微信号,把手机递给许昕,并给许昕传递了个‘我懂’的表情。

      桌上的所有人都笑闹着起哄,要不是灯光太暗,方博那张红透了的脸又够周雨他们笑好长时间了。

      许昕那头刚搜索了微信号点了添加,司仪就喊着伴郎团上台抢捧花了,刚才这一闹,方博也不像之前那样要和周雨抢捧花了。

      许昕和樊振东都挤在前头,目光灼灼的盯着闫安林高远手里的捧花,3,2,1   “啪!”樊振东到底不如许昕手长,捧花不偏不倚落在许昕怀里,准确的说是被许昕抢到怀里。

      下了台回到桌上,樊小胖嘴撅的老高,吐槽他昕哥欺负他,贴心雨哥安慰胖子“十月份宋鸿远也结婚,到时候雨哥带你抢他的”,小胖子瞬间笑出大小眼。许昕把捧花塞到方博怀里,“给!答应给你抢就抢到了,给力不?!”,说完还挑了个眉。方博扭捏拒绝着,最后还是收下了。方博嘴上硬是不说,但自己在心里不得不承认,许昕挺欠的,但他确实被许昕撩到了,不应该啊,可能是博哥太久没恋爱,铁树要开花?

      许昕摸过手机,点开微信,某人并没同意他的添加申请,“博哥咋不给面儿啊,同意啊倒是”,许昕在方博耳边说。与此同时台上响起响亮而坚定的“我愿意”。

      方博还是没同意,一直到吃完饭回到酒店收拾东西,才点开通讯录那个小红1。刚接受,对方就发来个欠揍的表情。

      ‘呦!博哥’

       ‘【白眼. jpg】’(社会你博哥,白眼超级多)

       ‘博哥,你多大啊’

       ‘二十’

       ‘呦!那咱俩可差太多,我都三十多了’

       ‘都30多岁了,咋还那么不正经,那么浪啊’

      ‘那博哥是喜欢正经的,绅士男?’

      ‘跟你有关系么?博哥要睡觉了’

      ‘得了,遵命,小的退下了’

        方博看了看带回来的捧花,还挺好看的,包好放在袋子里准备拎回去。点开那个头像进了许昕朋友圈,这人还挺有意思的,经常发一些小视频,哦?原来许昕是个美发店的老板啊。怪不得呢……有点浪。



——————TBC——————

     

评论(2)

热度(4)